东宁市信息网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中国家庭|母亲节许个愿:愿母职不再被过分强调_国际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1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虽然我们每年都在庆祝母亲节,但对于母亲的日常“遭遇”知之甚少。近几年公共领域的讨论使得女性生育的痛苦更加可见,也有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怀孕与生育的风险。

除了生理上的痛苦,由于生育导致的职业中断或者工作时间的减少会降低母亲的收入,使母亲经历母职惩罚(motherhood penalty)。即使她们继续全职工作,雇主可能会因为女性把更少精力投入到工作中,而减少女性晋升的机会。而男性在成为父亲之后通常会更努力地投入工作,获取更多的人力资本与收入,这一现象被称为父职红利(fatherhood premium)。

母职惩罚与父职红利是一个全球现象。OECD国家的研究发现,尽管没有孩子的女性和男性的收入开始趋于接近,但母亲和无孩女性/男性的收入差距仍旧很明显。基于22个国家的研究发现,母职惩罚是由性别化的家务分工、传统性别意识、父权制文化,以及不友好的国家政策等原因导致的。

新手妈妈如果不经历职业中断,人力资本可以继续积累,有利于长期职业发展,但育儿通常需要外包??一般会请家中老人看管,或者付费请育儿嫂。但母亲很可能会因为自身育儿投入的时间不够而产生内疚。如果辞职或者转为灵活就业,可以有更多时间投入育儿,但很可能对事业有影响,加剧性别不平等。这是母职的悖论之一。

《新时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研研究》显示,在30岁以前的城镇女性中,有过职业中断的女性比例为39.7%。其中一大半是因为生儿育女而不得不中断工作。一旦女性由于家庭照料责任而中断工作,近四成将难以实现再就业。基于笔者和合作者的研究,中产阶级职业女性在生二胎之后,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被访者在3年之内经历了升职加薪,但更多的则经历了职业停滞、中断,或者中断-反弹(rebound)。我们的被访者中,也有“自愿选择”辞去高薪工作,转而变成自雇者。但我们需要关注“自愿”背后的局限。如果存在全面的社会支持体系,有带薪育儿假,有更加灵活的工作时间,如果社会对母职不过分强调,如果父亲能平分育儿和家务,母亲还会“选择”做全职母亲吗?
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
Power by DedeCms